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杂淡 >

研究生被“奴役”:中国教育最大的缺位,就是没让人学会反抗

  • 2019-01-29 00:00:00
  • 浏览
  • eqceshi.com
  • 01

    中国没有反抗教育,只有听话教育

    前几天的一个新闻,让我炸裂。

    26岁的研究生陶崇园长期被导师王攀压榨,不仅要随叫随到,还让他给自己洗衣,带饭,按摩。强迫他叫他自己“爸”,睡觉前还要道晚安:“爸我永远爱你”。

    无法想象的压抑。

    他在日记里写:“我被奴隶了四年,整整四年。”

    即使如此“逆来顺受”,他“服侍”了5年的导师还在背后用尽手段,堵住他所有出国深造的机会,把他留在自己身边。陶崇园受不了,最终在自己妈妈面前,跳楼自杀。

    家人打官司,证据关联性不够,败诉。最终结局是,王攀赔偿65万,道歉。然后,他心安理得地,在陶崇园跳楼的教学楼里,继续任教。

    其实,王攀也强迫其他学生给他按摩。有些同学不愿意,就直接逃了。但陶崇园“好像被控制了。”

    至少有两回,王攀让陶崇园在实验室当众脱掉上衣,向大家展示体能训练成果。陶崇园立刻脱了,看起来毫无抗拒。

    “一直在执行他所给的命令”。

    不止是陶崇园,我们很多人,面对欺凌,不公平,语言暴力,家庭创伤,甚至是身体伤害时,都会选择“忍”。

    为什么不反抗?

    因为,中国就没有反抗教育。

    所有人都告诉你,你要做个听话的孩子。

    尊师重教,孝顺父母,服从权威。却没有人告诉你,面对伤害,即使是权威,即使恐惧,也要学会反抗。

    这或许是中国教育理念里,最魔幻的地方。

    02

    “反抗教育”的缺位,足以成为

    一个人一生悲剧的致命根源

    陶崇园就是这种“听话教育”下长大的孩子。

    高中同学回忆,陶崇园是他见过自己脾气最好的人。从农村考上大学的他,也非常懂得感恩。

    王攀看他没有电脑,资助了他一台。

    他在日记里写:“老师心胸宽广,达则兼济他人。”

    在没有辨识出魔鬼之前,陶崇园对王攀有过真心的敬重。

    但当陶崇园决定出国留学,喝得烂醉的王攀闯进研究室,打他耳光。来来回回,无数次。

    师弟石立屈辱难抑,陶崇园则用力拉住他,熬到王攀离开。

    “该忍时还是忍一下,忍到毕业就可以了。”

    没想到,最后忍不下去的,是他自己。

    在陶崇园那个变态导师用精神控制和权威感创造的“人间地狱”里,每一个“听话”的人,都受尽折磨。

    陶崇园的妈妈后悔死了。因为她总教儿子的就是:凡事要忍。

    陶崇园申请留学,王攀和他起了冲突。妈妈告诉他:这老师虽然自私了些,到底是看重他,她无数次劝儿子忍一忍,毕业在即,不要跟老师起冲突。

    陶崇园被教育成一个善良温柔的好人却没人教他面对人渣时,用智慧和勇气示威立界,正面反击。

    最后,她痛哭:我到底是在哪里,没拉住我儿子!

    瑞士心理学家米勒说,“听话教育”破坏儿童的意志,以便将他们塑造为驯服、听话的人。让他面对成人压倒性的力量和权威,没有开口的余地,甚至被剥夺了知觉,他们是无力抵抗的。

    是的,在很长时间里,陶崇园都觉得只要略微忍耐那么一下,忍成习惯,便可以顺利毕业。而最后他被压抑得失去自我,只能走向终结。

    “反抗教育”的缺位,足以成为一个人一生悲剧的致命根源。

    03

    畸形“听话教育”下长大的人,

    都容易习得性无助

    陶崇园的辩护律师金宏伟一直都想搞清楚,为什么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在爱里长大,善良又人缘好的孩子,宁愿用最残忍的方式痛斥内心的无力,也不直接反抗导师的种种暴行呢?

    他请教很多心理专家后,得到一个答案:

    习得性无助。

    这也是畸形 “听话教育”下长大的人,最容易陷入的内心困境。

    习得性无助,最初由著名行为主义心理学家塞利格曼提出。

    他认为,我们对自己控制事情能力的认知来自于过往的经验。

    人的无助感,是习得的。也可以说,是被“训练”出来的。

    他做了一个实验。

    把狗关在一个上了锁的笼子里。笼子通上电流,电流强度让狗感到痛苦,但不会伤害身体。被电到的狗会四处乱窜,试图找到逃脱的出口。

    可是在试过几次都没有成功后,狗绝望了,放弃了反抗。即使后来一直有电流通过,但狗只是躺在那里默默忍受痛苦,绝不再极力逃脱了。

    后来,塞利格曼把狗挪到更大的笼子里,笼子中间用隔板隔开,一边通电,一边没有通电,但隔板的高度,是狗可以轻易跳过去的。

    塞利格曼把另一条从来没经过电击的狗,和先前那条实验狗一起关在没通电的一边。

    当笼子通电时,没有经过失败的狗受到短暂惊吓后,立刻奋起一跳,逃到安全的一边。

    可是那条可怜的经过无数次实验的狗,眼睁睁看着伙伴轻易跳到笼子另一边,自己却卧倒,再也不肯尝试了。

    塞利格曼说,他放弃了反抗,习得了无助。

    “听话教育”下的我们不就是那条已经放弃反抗的狗吗?

    如果人长期在对权威的惯性服从里长大,且每次反抗都会被打压,一直选择“忍”它终会内化成你的性格特征和内心特质。

    长大后,你面对很多事情,明明是自己能力范围内的,可以做到的,可以反抗的,你都不会主动出击。

    因为,你内心深处,潜意识层面已经认同:我不能反抗。我做不到。我应该妥协。我应该逆来顺受。

    04

    习得性无助,

    会摧毁一个人的自我

    有个女孩讲过自己初中时的故事。

    爸妈都是电厂普通职工,很老实。但她学习成绩非常好,常年被老师表扬。有天她发现班上几个女生串通考试作弊。课代表的她,原封不动地告诉了老师。

    结果,一群女生一看到她就故意吐口水,翻白眼。把水“不小心”泼到她衣服上。

    男生也觉得好玩,掀她的裙子。

    她一进教室,全班就起哄反讽道:安静安静,班花来了。一阵讥笑。

    一个个人畜无害的样子,骨子里都是暴力的高手。

    女孩马上告诉了老师。老师说,你做的没错,我也批评了他们,你忍到放暑假,这事就过去了。

    于是,第一次,反抗无果。她忍了。

    又这么过了一个月,她告诉爸妈。得到的回复是:他们不欺负别人,怎么就欺负你呢,你怎么不想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你要学会跟同学处理好关系。

    没办法,第二次,她又忍了。

    又过了一月,她忍无可忍。直接扭开水瓶,倒在一个女生头上。一群人反应过来,开始撕打。她战斗力极强,没几下几个女生就服了。

    最终结局就是,她爸妈向对方家长赔礼道歉。因为不道歉就要记过,闹大了没好处。于是,她爸妈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息事宁人。

    看着不停鞠躬,道歉的父母,她的无力感战胜了内心的愤怒,她也开始低下头,鞠躬,道歉。

    从那以后,所有不正常的,不公平的,所有改变她的命运的人和事,她都不再反抗了。

    石勇曾分析过为什么“听话教育”,培养不出内心强大的孩子:

    如果“听话”不是基于引导和思考,而是打骂、威胁、权威的产物。“听话”的这个自我进入到孩子心理结构时,就把父母(权威人物)对他的威胁、强迫、控制一并带了进去。

    而且,他会对自己的真实自我进行粗暴的否定。

    这样的一个“自我”及与它联系在一起的威胁、强迫、控制只要存在一天,他就一天不能消除心理的弱小和恐惧。

    在“不会反抗”的规范化教育和“不能反抗”的变态环境下,一个本来不怂的孩子最后,也会变成一个很怂的大人。

    05 

    请不要再教会孩子一味顺从

    反抗教育下才有真正心理健康的人

    所以,请千万千万不要再愚蠢地教孩子一味地,听话顺从。因为,那可能把他推向深渊。

    歌手somi因为是混血,十几岁的她,在排外的韩国学校受尽欺凌。他们骂她:杂种。

    这个表面开朗,漂亮到像仙女一样的女孩,竟然想整容,这样就不用再受到排挤。“我能感觉到大家看我时的异样眼光。我想把鼻子弄低点,头发也想染成黑色,感觉这样大家就不会欺负我”。

    她的爸爸听后,非常心疼。立刻在somi的脚底上,写了两个字:“杂种”。

    他说:记住,你不是他们说的这种人。他们比你低下。你要把这些欺负你的人,这些真正的“杂种”,踩在脚下。有我在,就没人可以伤害你。

    他从小就教育孩子要善良,但同时有告诉她,面对伤害和欺凌:你可以反抗。你应该反抗。

    后来,在偶像101选拔中获得冠军。无数人爱上了这个自信,善良的女孩。

    “反抗教育”,是教会一个人:独立思考,自我保护,树立边界感。这样在遭受精神操纵甚至肉体凌辱时,你就能更坚定的说“不”。

    在社会潜规则、权利不对等的隐形压榨下,你还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

    “反抗教育”,是告诉一个人:你有权利去追求任何自己热爱的事情,而不需要因此被欺凌,打击,伤害。你有权利去做自己,带着你的肤色,外表,背景,性格,和一切一切,属于你的东西。

    这样,一个人面对可笑的现实时才不至于“习得性无助”。才会相信自己。

    如此,“陶崇园”式的悲剧不仅会少很多。

    这个世界上,还会多无数真正内心强大、心理健康能把控自己命运,且有反抗精神的人。

    世界和我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