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杂淡 >

科学家们的“祖传”恋爱公式

  • 2019-02-01 00:00:00
  • 浏览
  • eqceshi.com
  • 01

    开普勒的婚姻问题

    科学家谈恋爱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他们需要“恋爱理论”的支持,最好能有一个“找到最佳伴侣”的数学公式。

    比如开普勒,就是那个总结了“行星运动三大定律”的人,他在寻找他的第二任夫人时,用的方法是面试,可效果并不好,因为最适合的人出现时,他犹豫了,可等他再回头,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

    于是,开普勒将其总结成一个数学问题:如果选项既定,你只能按顺序一个个地选择,无法NG,如何最大程度地挑出最优答案?

    这个问题后来被称为“最优停止理论”,也有人叫“秘书问题”,因为那时招秘书也没个手机联系,必须当场拍板决定。

    这个问题的适用场景,除了找对象、招聘之外,还有逛街买东西、买房,甚至像选秀节目里的导师选学员。

    其实解决思路并不难:头几个面试对象,不急着选择,而是通过观察他们的表现来,判断整体候选人的水平(所以选秀节目先出场的,当炮灰的可能性很大),心中有数后,再发现合适的,就一举拿下。

    难点在于,观察的时间太长,浪费选择机会,观察的时间太短,又定不了优秀的标准。所以关键是定“观察量”。 

    很多人都觉得,这怎么可能有答案,明明是一个心态或者性格偏好问题。

    但实际上,“最优停止法”的比例,真的有一个基于数学计算的答案:1/e≈36.8%。

    公式太吓人,我就不列了。你也可以用“穷举法”,列出N等于任何自然数的情况,你会发现,N越大,这个最优比例越接近36.8%

    有了这个比例,我们就找到了一个解决“选择恐惧症”的科学方法,以“谈恋爱”为例:

    第一步,估算你最多可能会谈多少次恋爱;

    第二步,前面36.8%的“观察期”对象,只谈不定;

    第三步,在36.8%之后,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对象优于观察期的最优对象,Bingo,就是你了!

    然而,这只是最简单的理论模型,想要它更实用,还早着呢,比如说,你怎么知道未来你要谈多少次恋爱呢?标准怎么定?要是最好的那个在观察期出现,你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这也是本文另一个主题:如何把一个纯粹的理论,变成一套有实操价值的方法论。

    好了,科学的部分结束,下面开始扯蛋的部分,我们来一个个地解决实际操作问题。

    02

    科学谈恋爱的几个问题

    问题一:你怎么知道未来你要谈多少次恋爱呢

    非常抱歉,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最优停止法”并不需要你完成所有的选项,所以,假定每年的恋爱频次相同,你只需要预估这个方法你最长想用多久——假设从20岁大二开始谈,如果30岁还不成功就放弃这个方法,共10年,这就是N的值。

    那么“观察期”就是10年*36.8%=3.68年,差不多是你大学的后三年,再加工作的大半年时间。这个阶段就是不以婚嫁为目的的“纯粹恋爱期”。

    出了“观察期”后,只要遇上比这段时间“最优秀对象”更优的选择,就准备结束单身。

    你看,这个方法也很符合现实:大学谈恋爱可以积累经验,并形成你的择偶标准,但往往很难“定下来”,因为面临着毕业去向的问题;而毕业后的大半年时间,积累了一些社会经验,刚好可以对大学时定下的择偶标准做一些现实的修正。

    发现方法大致靠谱后,我们就要回头看看一开始的假设是否合理。这一看,问题就来了,“最优停止法”假定每年的恋爱频次相同,但是否真的相同,我们还要给适用于本方法的“谈恋爱”做一个严格的定义。

    问题二:怎样才能算一次谈恋爱

    首先,要排除“暗恋”这种行为,因为暗恋没有实际择偶意义;

    其次,“你看上别人,别人没看上你”的情况不算,因为你并没有选择权;

    紧随后,“你看不上人家”造成的相亲失败,也算一次,因为这在“观察期”和“选择期”分别代表一次观察经验和一次行使选择权。

    定了这三个标准后,一个新问题就出现了:假设工作后“谈恋爱”的次数为平均每年三到四次,按同样的频率,大学三年至少要谈十几次恋爱。

    可按照上面的定义,相当一部分大学生是达不到的。

    问题三:观察期的“标本量”不够怎么办

    所以对于这一部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观察期”就要再向后延一两年,到了大约25/26岁——毕竟很多年轻人也要“玩”到这个年纪才开始考虑婚姻大事。

    但是,这个延长“观察期”的方案不太适合女生。

    “最优停止法”的假设中没有考虑年龄的影响,但在实际的婚恋竞争中,年龄对女性竞争力的影响要远超过男性。

    谈恋爱是在和时间赛跑,如果把观察期延长到26岁,显然会造成“选择期”合适的对象越来越少,白白浪费了竞争力最强的年龄。

    问题四:合适的选择对象越来越少怎么办

    女生不但要用3.68年观察期的初始模型,最好能提前结束“观察期”,一毕业就进入选择期。不过,这么一来,就造成两个问题:观察期标本量不够,选择期可选择优秀对象逐年递减。

    前半个问题比较容易,数量不够就提升观察质量。所以现实中,大学里的恋爱,往往是男生倾向于自我观察:我做得好不好;女生倾向于观察对方,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而且女生还有一个优势,她往往是“恋爱攻势”的接受者,常常处于几个男生的追求中(按前面的定义可算几次),这就给了她们观察比较的好机会。

    后半个问题就比较难了,很多优秀女性,在选择期后期能够接触到的婚恋对象,其质量往往无法达到观察期的“最优标准”。

    大部分人的方法,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降低选择标准,就是“凑合”。但更好的方法是在还保持足够竞争力的“选择期”的早期,先主动降低标准,以扩大可选择对象。

    为什么“早降”比“晚降”效果更好呢?道理很简单,锅里有,碗里才有,后期的困难是因为市面上的优秀未婚男士少,再降你就只能当“小三”了。

    既然要降低标准,就要选择那些,对自己影响较小,或不确定性较强,但又能极大的增加“可选择对象”数量的标准。

    那么,哪些是“影响较小,或不确定性较强”的标准呢?

    问题五:有哪些标准值得降低

    想要让“观察期”形成的最优标准有实际指导意义,这个标准必须是稳定的,像性格、家庭、喜好等因素都很稳定,男生比较看重的外貌也很稳定。

    可唯独对于女生更重要的“经济条件”,出了观察期后,从工作半年到工作七年,恰恰是收入状况变化最大的一段时间。

    所以在选择期之初,“经济条件”是一个不确定性很强的因素,又是一个“筛选”作用最大的标准,完全可以将之替换成“进取心”“专业能力”等等对未来经济状况更有“预见性”的标准。

    类似的指标还有不少。比如我看过一个数据,上海户籍的女性,往往倾向于找本市户籍男性,而上海户籍的男性这个偏好不强,这就让她们面对的择偶竞争比非沪籍的同龄女性大好几倍。等到她们几年后发现这个问题,再放弃这个“择偶偏好”时,晚了,能增加的选择对象已经不多了。

    在“选择期”的早期就降低标准的方法,同样适合于男性,它能防止“最优停止法”的彻底失败。

    这是因为,最合适的人何时出现是一个随机事件,很可能在你选择了另一半后才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是落在“观察期”,如果你仍然用“最优停止法”,那结果必然是“脱单无望”。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会问了,一个有相当概率失败的方法,到底有什么价值呢?

    03

    传统择偶观念的误区

    必须承认,“最优停止法”是一个过于理性的模型,所以,比实操性更重要的,是它背后的决策理念,通过这些,我们可以发现传统择偶观念中的很多误区:

    误区一:谈恋爱,质量比数量重要

    在决策中,“可供选择的数量”是最重要的要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的选择一定是在大量选项的基础上产生的。

    “谈恋爱挑花了眼”当然是个现实问题,但解决之道绝对不是“少谈几个,提高质量”,而是“如何科学地选择”,也就是“最优停止法”解决的问题。

    这里还有一个重要推论:恋爱期超过一年还定不下来的,无论对方有多么优秀,都要果断放弃。浪费时间是那些优秀的人被“剩下来”的最大原因。

    误区二:谈恋爱是一件感性的事

    正是因为谈恋爱是一件感性的事,我们最常见的错误是“缺乏明确的判断标准”,很容易被自己一时的情绪所控制。

    “最优选择法”的重要作用是减少了很多情绪化的决定。

    误区三: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提升能力,到时候要娶什么样的老婆不可以?

    这个误区跟前面的刚好相反,认为谈恋爱只要有几个理性的指标,无需体验和感悟的过程。

    其实,工作后谈恋爱不但时间成本高,机会成本更高,所以“趁年轻多谈恋爱”恰恰是更经济的选择。

    误区四:好马不吃回头草

    “最优停止法”有一个重要的前提:不可以回头重新选择。但这一点上,谈恋爱是可以“作弊”的——分手还可以再回头。

    所以,“吃回头草”可以增加成功的概率,才是理性的选择。

    想要提高一个方法成功率,不妨看看这个方法所假设的前提,有没有什么可以突破的地方。“最优停止法”也不例外,它最有用的,不是方法本身,而是其核心理念。

    04

    谈恋爱不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可能很多人要举反例,“我有个朋友,和大学同学结婚,感情可好了……”

    事实上,这跟“最优停止法”一点不冲突。

    大学恋爱结婚的,差不多要谈两三年,按这个恋爱频率,他们一辈子理论上的“最大恋爱次数”可能就是三、四次。即使用了“最优停止法”,观察期也就一次,选择期二到三次,遇到的人不见得比初恋对象好多少。

    你看,谈恋爱从来都不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如果你谈得马马虎虎,那么最终结果也就是个勉强及格的对象;如果你认认真真地谈,那么最终也许反而是“孤独一生”。

    既然“最优停止法”并不能保证你找到最适合的对象,那么成功的概率大概是多少呢?答案也是36.8%,具体的过程,数学好的可以自己算算

    非常遗憾,所有期待我能介绍一个好方法的人,可能会失望了,最科学的方法也只能让你有36.8%的概率找到最优答案,想想也对,如果最优答案在最前面或者最后面,再科学的方法也无法让你“穿越过去未来”。

    但换个角度,最科学的方法也只能有36.8%的胜率,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在告诉你,在这类“无法NG”的决策中,得到完美答案之不可能。

    婚姻最大的障碍不是“不知道怎么找到那个最好的人”,而在于“后悔选择了现在这一个”。如果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见得能找到人生的最佳答案,但至少要让自己学会不再后悔。

    这也是“最优停止法”的最大意义:不是追求最好的,而是相对合理的、心安理得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