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杂淡 >

你把善意都给了别人,可谁来善待你自己?

  • 2018-09-28 00:00:00
  • 浏览
  • eqceshi.com
  • 写在前面的话:

    在职业生涯中,厌倦一份工作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面对这份厌倦本身,有些人宁死也不做选择。

    这些人的心智模式是这样的:

    渴望改变——求认可——纠结不改变——继续熬着——事情变糟糕——自卑——更不敢改变——纠结而无力。

    其实,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完美的选择?

    问题在于,你迟迟不敢改变,你似乎一直都在等待一个“好的机会”,却在最后发现,由于常年的纠结无力,最后你连最差的那个选择也等不到了。

    知道吗?

    在痛苦面前不做选择,才是对自己极度不负责任的最坏的选择。

    01

    一直伪装成一个不是自己的人

    早已面目全非

    职业定位理论中,最常用的莫过于寻找兴趣、能力、价值观结合的部分,才是真正适合你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问题在于,很多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这里面,大部分人的问题在于,过分看重“他人认同”,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只是在表演一个试图让所有人都满意的角色。

    很可惜,如果决定这样出演这一生,你的职业发展将注定庸碌无为甚至一塌糊涂。

    宁宁(化名)在老家的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做着在外人眼里简单不过的的出纳工作已有五年多,她早已厌倦了这份工作,甚至怀疑自己快要抑郁了,很多次她都动过辞职的念头,可是她的父母不理解她,不支持她辞职,总觉得这样一份稳定的工作她应该珍惜。

    然而宁宁却悲哀地发现,倒不是说这份工作不好,只是自己真心对这份工作没有热情和兴趣,她陷入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中,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和兴趣。

    她甚至一度想到了死,但又怕父母伤心。

    她找到我的时候,第一个问题就是:“晓璃老师,我该改变吗?”

    我反问她:“你觉得呢?再不改变,你还有勇气活下去吗?”

    “不能。”说着,宁宁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晓璃老师,我感觉自己好懦弱呀,我怎么宁死也不敢去改变啊?”

    02

    表演型人格

    或是你痛苦的根源

    宁宁告诉我,她从小到大都是家里的“乖乖女”,随着她的叙述,我似乎找到了症结所在,那就是——

    她从小到大所有的努力,其实都是为了让他人满意。

    这样的案例在现实中并不鲜见,只要你仔细留意便不难发现,在传统环境下长大的普通青年,往往都有这个问题——

    童年时,为了获得父母的关注与认可,我们在班里假装自己是个好学生,这样期末就可以领回来一张闪闪发光的奖状;

    少年时,我们继续在父母面前假装自己是个乖孩子,背地里打游戏看漫画听摇滚,只要不被家长发现就好,只要他们继续认为我们是个乖孩子就好,后来终于有一天,你爸妈发现原来你竟然背地里抽烟喝酒打群架,偶尔还会爆粗口;

    成年之后,我们在领导面前继续装好员工,每天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其实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进入工作状态,甚至一整天都没干几件正事,临到下班时开始处理白天的事,拼命表现只为了能够让领导看见,你似乎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领导认为你非常努力就够了。

    终于有一天,你听说单位里不少同事都升职加薪了,却没有你的份,你怒火中烧,大骂领导有眼无珠,感慨自己生不逢时,遇人不淑。

    你内心里的台词是这样的——

    “我都这么累了,你也该看见了吧,你凭什么对我不满意?凭什么不给我涨工资?”

    其实如果换个说法可能更贴合实情,那就是——

    “我每天演的这么累装的这么辛苦,在心里骂过这份该死的工作无数次了。看在我辛辛苦苦演戏的份上,没有功劳怎么也该有些苦劳吧?!”

    职场就是这么残酷。

    你越装,你越累;

    不仅累,而且还会越来越穷。

    你之所以长期纠结无力,是因为你一直在假装做着别人希望你做的工作。

    比如前文提及的宁宁,据她的描述,数字、运算、推理、分析等都是她从小到大非常厌恶的东西,她最喜欢的恰恰是一些文艺的事情,比如唱歌、跳舞、绘画,然而由于家庭普通,父母告诉她,女孩子学这些以后很难在这个小城里找到体面的工作的,老老实实学好数理化,这样走遍天下才不怕。

    就这样,宁宁这些年来一直在拼命地表演,多年之后,她总算把活泼好动的自己按照父母的意愿装成了一位不苟言笑正襟危坐的会计,她一度伪装的特别成功,连自己都要相信这辈子恐怕就是个会计了,可自己却越来越不快乐了,也再也没有开心地笑过了。

    “傻姑娘,你知道吗?你永远没有办法伪装自己成为一个并不是你的人啊。”我怜惜地说。

    宁宁突然泪如泉涌,哭了。

    03

    成长的重要课题

    就是摆脱“表演型人格”

    1、学会区分他人的期待

    所有人给你的期待,你要试着去分析,有哪些是给你的,还有哪些是给他们自己的。

    比如,宁宁的父母希望她在事业单位做会计,里面包含了给宁宁的期待——希望她能够有一份社会认可度高的职业,早日恋爱成家,体会家庭的幸福;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部分是父母给他们自己的——希望别人提到自己女儿在事业单位上班,老两口会觉得面子上有光,另外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意味着,宁宁可以按照他们的设想完成结婚生子的大事,让老两口成功地抱上外孙/外孙女,自己会有成就感。

    2、任何时候,别忘了你都有选择权

    宁宁看到这两个部分的期待时豁然开朗。

    她认识到,对于父母给自己的期待,如果按照现在的局势继续发展下去不做任何改变,宁宁根本就没心思谈恋爱,她连自杀的心都有了,现在还知道顾及父母感受,如果后期父母步步紧逼,滔天的痛苦将这最后一丝防线冲破,那么宁宁真的就生无可恋了,最后会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去把你真实的想法告诉他们。”我鼓励宁宁。

    “你不说,父母还以为你没有想法没有感受,甚至他们会误以为你欣然接受了这样的安排,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你真实的心声,别怕,姑娘,哪怕会有冲突会有痛苦,也是在为你自己疗伤,等痛过去了,伤就会好了。而如果你一直置之不理,害怕阵痛,一个小小的伤口可能因此化脓感染,最终会危及性命。”

    3、重要的是,你认为重要的是什么?

    其实,职业咨询和心理咨询有异曲同工之妙。

    心理学老师一般会建议我们“追随内心的声音”,因为作为咨询师的我们比谁都清楚,不论是你自己想对爸爸妈妈好,还是对老公好,第一步都是要照顾好自己,因为这一切都是通过“自己”实现的。

    一个每天上班皱眉的女儿是不可能有好心情陪父母聊天、听父母抱怨的;一个每天都倍感痛苦的母亲是永远不可能教育出快乐幸福的孩子的;一个无奈哀叹的妻子也不可能给老公带来悉心的陪伴与照顾。

    一个对自己都不好的人,哪还有气力对别人好呢?

    4、不怕你去选择,就怕你什么都不选择

    父母期待你早早地实现稳定、快快结婚生子;

    上司期待你迅速独当一面、为他分忧解难;

    咨询师期待你能够找回自我,活出自己本来的样子...... 

    这些都是不同人对你的期待,但你总有选择。

    你可以选择收到他们的期待,满足他们;

    你也可以选择收到期待,不满足他们。

    不过,你永远阻止不了别人对你的期待,因为那是别人的自由。

    如果你说,我永远无法面对父母失望的眼神,我宁死也不敢改变,我还是一边忍受煎熬一边赶快结婚生子,这也是一种选择。

    在这个选择做出之后,我们可以预见的是,你必须同时放下对自己的期待:你期待自己活得精彩,你期待自己有更好的人生,你期待自己能拥有与众不同的生活......

    又或者你选择不满足他们:“我理解他们的期待,但我对自己的期待更重要。”

    那么如果你选择了后者,你就必须承担父母的失望与压力。

    但是你总有选择。

    最怕的就是,你什么都不选择,只是浑浑噩噩地混着,到头来血肉模糊。

    04

    比起现在

    重要的是下一步

    很多时候,工作本身就在那里,让人疲惫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你的心智模式。

    谁都决定不了你演谁。

    你可以本色出演,演好你自己;你也可以爱演谁去演谁,你都有选择权。

    不过你需要记住的是,即便是演技再高超的演员也要按剧本来,不能想当然地任性而为。

    永远都不要质问“为什么父母会这样想”、“为什么我会这样”?

    或许你更应该着手解决的,是如何摆脱当前的困境,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

    放在前文的宁宁那里,她的问题就在于,这些年来,她一厢情愿地认为,如果她迎合了父母的期待、社会的期待,那么自己一定能获得上天的善待。

    但事实并非如此。

    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并且当她试图向身边的人传达这种感受时,遭到的是否定和不屑——

    “别想那么多了,这份工作那么好,你该知足了。”

    果真?

    工作好不好,从来都不是在别人的嘴里,而是在你的心里。

    经过系统的剖析和引导,宁宁终于勇敢地走出了第一步,她辞去了折磨自己很久的工作,成为了一名早教老师。

    我特别喜欢这样一段话,大意是——

    “事实上,父母亲和你一样,都坚持自己的看法,而且由于时间更长,他们比你更坚定;而你,已经是这样了,关键是下一步,你会怎样。”

    与你共勉。